首页 > 竞技 > 【调教NP】骚莲 > 休妻可以,要给我钱

休妻可以,要给我钱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重生之再问仙路(NP) 不期不会 及时纵欲(糙汉公路文1v1) 春深雨细 秘密的爱恋 重生七零,俏知青带空间嫁糙汉 囚徒的眼泪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 回到过去后[西幻] 思浅星沉

棣王季越拥一妻三妾,除了正妻是奉父母之命,所有妾室都是随他喜好所纳。

三名妾室性格娇婉又温柔体贴,总是侍候周到,能让他十足放松,而与他有正式婚约的正妻却疏离淡漠,既不献殷勤也从不主动搭话,以至于两人成婚两年来,除了大婚那夜同床共寝,其余时候都是分房而眠。

贵为王爷却频频遭受无视,他对这样的妻子早有不满,奈何对方来自建功赫赫的宁氏,就算只是开国郡公府中最不受宠的二女儿,但也不是能随意对待的身分。

所以就算再怎么不满意,在对方未犯七出的情况下,他无法将她休离。

然而就在他以为此生都摆脱不了这个无聊的女人时,刚送到王府中的一封密信让事情有了转机。

“王爷。”

书房外传来的女声让他眉心一皱,但想到对方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反应,他还是耐着反感开口:“进来。”

下一瞬,门扉被推开,来人轻步而进。

一见来人,季越不禁捏紧手中书信,怒火在心口翻腾。

……分明住在同个屋檐下,但距上回见到她已是半年前。

而她还是没变。

依旧是那双不起波澜的眼,依旧是病态般的倦容,还有这身与端庄大气完全沾不上边的穿着与姿仪。

明知要来见他,她却未施脂粉,衣物素净到连个绣样都没有,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“……本王实在是受够了。”他扯唇,因被漠视而生的愠意在不需顾及对方身分的此际尽数涌上,他终于说出一直压抑在心底的话。“本王要休了你,将你逐出王府……!”

此言对寻常妇道人家而言必是晴天霹雳,然对方未见惊态,只是极其自然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这女人……!

她表现的越平淡,季越心头的火就烧的越旺。他于是将手中信摊开,大步走到她面前,指着信上的字对她讽笑:“可看清楚了?宁国公滥权,长期在朝中作威作福,这回得罪了皇上,被重罚贬流外班,如今可是连六品都不到,而你少了郡公主之衔,怎还有资格与本王夫妻相称?”

他才说完,她的反应又一次超乎预料。

“……臣妾明白了。”她先是行了个虚礼,而后垂眸道:“臣妾愿意让出王妃之位离开王府,但请王爷考量到您我曾为夫妻,能予臣妾一笔得以安顿己身的费用。”

见她答应的如此干脆,季越的笑容微僵。“……你不央求本王?要知道下堂妃不能二嫁,你将来的处境可不好过。”

“臣妾知道,所以……”说着,她以袖掩面,悄悄地打了个呵欠。只是虽然遮住了表情,却掩不住因张唇而变得模糊的声音。“哈阿……嗯,所以臣妾才说需要钱。”

“……宁昭莲?你是不是真有病?”季越不傻,哪怕没见到她的模样,他也知道她对于被休离这件事有多么漫不经心,这使他更为气愤。

虽然他早在大婚那日就知道她不正常。

虽然他早就知道……!!

但不免还是被她的反应气到咬牙切齿。

“……好,本王就如你所愿。”不想再与她有任何牵扯,气极的他攥紧信纸,倏地背过身沉道:“拿到钱后,你最好识相地滚远一点,别再让本王见到你!”

“那是自然。请问王爷还有要交代的吗?若无事,那就麻烦王爷届时将休妻书与银钱一同交给臣妾,臣妾确认无误后便会画押离府。”像是没看见他的不悦,她等待片刻后便行一虚礼,接着转身离开。

砰乓!

须臾,书房传来男人的吼骂声与瓷器碎裂的脆响,但她脚步未停,反而相较于来时轻快许多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偷风不偷月 金盏花 心有恶念 欲奴 春夜困渡 穿越王妃要升级 我要死在这座桥下 思浅星沉 回到过去后[西幻]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