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竞技 > 【调教NP】骚莲 > 可惜只是女儿身

可惜只是女儿身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重生之再问仙路(NP) 不期不会 及时纵欲(糙汉公路文1v1) 春深雨细 秘密的爱恋 重生七零,俏知青带空间嫁糙汉 囚徒的眼泪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 回到过去后[西幻] 思浅星沉

虽然宁昭莲在棣王府是慵懒散漫到近乎邋遢的模样,但作为宁国公的二女儿,她在嫁人前可是每日都有丫鬟为她打理装扮,在外人眼中便也算是相貌可人的名门贵女,因此能得公婆青眼、嫁给门当户对的棣王季越。

都说在家从父,哪怕她白天困到撑不起眼皮,丫鬟们也会想尽办法把她从床上拉起来,拖着她来到镜台前梳发更衣。之所以这么大费周章,为的是和各房姨娘与其余兄弟姊妹一同在厅前等待宁国公下朝回府,届时府中所有男性需抱拳作揖,而女性必须跪迎。

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,女子以顺从为美德,嫁人后更得以夫家为天,所以她觉得自己还算幸运,至少能仗着娘家背景在棣王府度过顺心又睡到饱的两年,且娘家失势后,她还能侥幸借棣王妃的名号一用。

话说嫁给季越两年,除了每月那少的可怜的例钱之外,她未曾从他那儿收到什么值钱的东西。想到那些妾室每天穿金戴银、拥绫罗绸缎,一个比一个还要风光招摇,她便觉得自己在离京前利用前夫赚钱实属合情合理。

“棣王妃来啦?请坐、请坐!”

“嗯,杜老板也坐。”

甫一进门,对方便急献殷勤,宁昭莲也端出与客人商谈时的专业态度,表现既大方又自信。

语气平稳、姿仪端庄,任谁看了她现在的模样,都会深信她就是握王府财政之权的王妃,此番前来是替忙碌的棣王出面谈事。

尤其她腕处那朵明艳的长春花,就是最好的身分证明。

因为如此,在接下来的对谈中,杜老板几乎是知无不答且态度恭敬,再加上几轮的酒量攻防战后,他已是昏昏沉沉,无论是该说的、不该说的,竟是全都说与她听。

“所以王爷早看不惯云氏的八面玲珑,更对其与宁国公府关系密切感到不满,才想举荐你们,欲借此分化云氏势力?”

“嗝!是、是的……”

咚。

答完最关键的一题,不胜酒力的男人晃了晃,一脸撞在桌上,直接昏睡过去。

宁昭莲对此习以为常。她可没遇过比她还能喝的人。

只是看了眼尚未喝完的各种酒,她心道实在浪费,索性从其中挑出最贵的酒直接拎走。

行经门廊时,两旁有不少酒客都往她望来,但在看见她手中的酒后就收回视线,继续把酒言欢。

人们只当她是为夫家跑腿买酒,没有人觉得那壶酒是她要自己喝的。

因为这世上不会有女人大胆如斯,胆敢不经丈夫许可就深夜外出、抛头露面。

*

见宁昭莲提前抵达碰面地点,云子英颇为惊讶。再听她娓娓道来此行所获,且不论他与季越今后该如何,他倒是对她的表现更感兴趣。

虽然他已提前打点好一切,但她能做到不让杜氏怀疑并成功套话,这的确令人刮目相看。

只是可惜了。

既拥有交际谈判的天赋,却偏是女儿身。

“依郡主的才华胆识加上对钱财的执着,在下以为您若是男子,必能纵横商场,成为云氏的强劲对手。”说着,他自怀中取出银票,在她面前点清。“这是说好的报酬。”

“云公子说笑了。”接过他递来的钱,宁昭莲琢磨着她要乘的船还有一段时间才启航,为了打发时间,她对云子英晃了晃酒壶。“为了庆祝合作愉快,你要不要来一杯?”

认出她手中的酒是香醇佳酿,云子英心道她果真为识货人,于是笑答:“好,那就来一杯。”

目 录
新书推荐: 偷风不偷月 金盏花 心有恶念 欲奴 春夜困渡 穿越王妃要升级 我要死在这座桥下 思浅星沉 回到过去后[西幻]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