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竞技 > 【调教NP】骚莲 > 触到他内心的疤

触到他内心的疤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重生之再问仙路(NP) 不期不会 及时纵欲(糙汉公路文1v1) 春深雨细 秘密的爱恋 重生七零,俏知青带空间嫁糙汉 囚徒的眼泪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 回到过去后[西幻] 思浅星沉

在云子英眼中,宁昭莲此时的眼神很清澈。

不是单纯到不知世故的那种,而是果敢自信,好似能无止尽的包容与同理,非常让人安心。

作为一名男性,他此生未曾向人示弱。

即便是当初险遭侵犯,他仍在快速整理衣物后故作无事,之后面对那名顾客时,他也笑吟吟的应对,将耻辱与委屈深藏心底。

因为他很清楚,就算向人求救、诉苦,旁人也只会告诉他:被摸一下又怎么了?你是个男人,摸一摸又不会少块肉。或者身为受害者的他还可能受到讥笑,认为他就是长相太过女气又没有男子气概,才会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,实属活该。

为了证明自己是有实力的男人,他拼命的往上爬。初期没日没夜地跑船、洽商,忙到无法在正常时间进食,却得与顾客们饮酒交际,他曾因此伤了肠胃、呕过血,也曾因太累而昏厥,但就是凭着这股连命都不要的狠劲,他才能顺利交结权贵、得皇室信任,进而成为官商之中的巨富。

有所成就后,人人都夸他有经商才华、运气极好,却鲜少有人看见他背地里的付出与辛苦,哪怕他如今不需事必躬亲,在大多数人眼中已是事业有成的佼佼者,但在他之上仍有贵族、有皇室,他仍需看旁人脸色,有任何不满也不能显露出来。

这是他选择的路,他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喊苦。

……可是眼前的人这么温柔,她告诉他,辛苦了,可以不用忍耐。

换作是任何人说出这句话,他可能只会在觉得错愕之余谈笑带过,可是宁昭莲……作为宁国公之女,他知道她将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
他不是不晓得宁国公如今处境,但之所以还愿意称她一声郡主,是因为宁国公对他有恩。若是当初没有开国功臣宁氏引荐,他绝不可能以籍籍无名之辈入的了京师,所以就算明知道好友季越对此不满,他仍会时不时亲自到宁王府送礼。

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成姑娘了。她嫁为人妇却被休离,可是脸上不显委屈,反而还站在他面前,仅凭几句话就触到他内心的疤。

“……我该走了。”虽然此言为事实,但或多或少有点欲擒故纵的成分。宁昭莲稍微退开,对沉浸在思绪里的云子英说:“今日一别,也许再难相见。希望你日后一切都好,忙碌之余别忘了休息。”

语毕,她停下抚摸他发顶的手,但才刚要缩回,云子英就像拉住救命绳索似的猛地拉住她。

“等一等!”

他神色慌忙,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挽留唐突,而是为了让她留下匆忙找了个说词:“夜深了,在下送郡主到港口吧?”

宁昭莲看穿他的心思。哪怕那点心思连他本人都没察觉。

“好啊。”

她欣然答应,径自走在前头,而云子英随后跟上,丝毫没有发现两人的相处与白天相遇时不同,不仅是前后的位置改变,就连主导权都已调换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偷风不偷月 金盏花 心有恶念 欲奴 春夜困渡 穿越王妃要升级 我要死在这座桥下 思浅星沉 回到过去后[西幻]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
返回顶部